视奸号,刷屏话痨不干正事,慎关
基三产粮基地,还完债前不作他用
唐毒初心
H!E!战!士!
近日在各个墙头间立定跳远

啊……是时候该把债都还了……

不然真是罪孽深重啊…………

跟风一个炮太。

希望亲儿子能长得和他娘一样好看and跟他爹一样会撩。

是时候洒洒土了【。

寄生(02)

大唐江湖须知,但凡市面上流通的来自隐元会的消息,统统是明码标价的。

而其中价位最为良莠不齐的条目便是那“江湖奇人”。

奇人之所以被称为奇人,大多是因其为人乖张行事古怪而得名,至于起身怀的究竟是治世绝学还是奇巧淫技,则全凭求贤者个人运气,一个不小心当了冤大头那也怪不得谁,再者,也怪不到。

而这奇人榜上便曾有过那么一条不值钱的消息,说的是一个道士,姓温名寒,虽同为出世之人,但与纯阳宫那些潜心飞升的道长相比,他却显然是个异类。

皆因此人所好唯非常之物。

不论是妖魔精怪还是魑魅魍魉,哪里有奇闻轶事莽莽怪谈、哪里便有这温道长慕名而至的身影。

据传,他不仅爱凑热闹,且善于制造热闹——尽管功夫三...

寄生(01)

流火月,秦岭深处,半夏村。

时当晌午。远观山壑,可见些许的青烟正从中冒出,但那并非炊烟。当然,更不是妖气。

这个与世隔绝的村庄里,惯常的安闲正在被打破。

村民们大部分聚在村口的空地上,环绕着个披头散发、戴着青白鬼面的黑袍巫师。

巫师背靠干柴垛,手里铃铛丁零当啷乱响,口里含糊其辞着旁人听不懂的咒语;而他身周绕着另外四人,个个皮肤上纹有形状不明的图腾,分别围着一个燃起的小火堆哼哈绕行,乍一眼仿佛群魔乱舞;倏尔,他举起了双手尖声道:“时~辰~到~!”旁侧顿时闪出四个赤裸上身的异族壮汉,肩扛临时搭的木坐轿,捧出个跪坐着的白衣姑娘。

这水芙蓉般的姑娘像颗水珠落进了油锅,顿时激起下边阵交头接耳的...

【螳螂与蝶】Eleventh Night

·没捉虫,先腿着将就看吧((


“呜……”

目光相接的瞬间仿佛被针尖挑动脑髓。枯素猛然闭上眼睛,痛苦地摁着额头喘息,下意识问道:“你到底……到底有什么目的?”

“目的?目的就是你啊。顺手救你,是因为你有契约的资质。”云沧倒也毫不掩饰,状若天真地歪歪脑袋,看向眼前面色苍白到几近透明的蝴蝶,“你想解脱,不对吗?”

弱者,欲孽深重者,背负过甚者,凡有所求却不可求之人,都有这个资质,是潜在的契约者。

这也是千百年来的……规则,没有例外。

“我不会……呃!!”

枯素的瞳孔皱缩,视界里出现了大片大片的重影。

他看见天灾的黑雾笼罩王城,步步紧逼。天祈祭司能提前预知结果,却无力...

【螳螂与蝶】Tenth Night

唐家集的夜很静。

一队巡逻卫兵急急穿过石板铺就的街道,在萤石与少许明火的微光里神情肃穆。

月光正在这静谧的城池中小憩,很快便蔓延到不远处的崖壁,蔓延到镶嵌其间的巨大堡垒之上。

堡垒最下方腹地中,严丝密合的门扉正随着机簧轰鸣声打开一线缝隙,一名墨蓝衣袍的青年抱着沓卷宗从中步出,穿过深灰色的裸岩向外堡方向走去。

在踏过引水渠上的石桥时,青年停下了脚步。

他从空气中嗅到了逸散开的、若有若无的血腥味。

唐沛对这种感觉并不陌生。他知道,有什么人,正在某个角落里窥视,更何况这人根本无意掩饰自己的气息。然而他只略一停顿便继续前进,随后在第一个建筑物的拐角处被毫不意外地拖入间隙的阴影中。

“螳螂...

烟花(下)

》转

天刚蒙蒙亮,叶臻卿刻意从城墙翻进扬州城,运起轻功到了悦来客栈。

“叶姑娘要离开扬州?”退房之时,掌柜的眼里颇有几分惋惜之色。

“嗯。”叶臻卿接过退下的碎银正欲收起,突然想起钱袋昨日被人所劫,于是只这么凉凉的攥在手心。

“其实,姑娘啊,老夫多嘴一句……赵军爷在扬州城这么些年,老夫这辈的人都把他当儿子看,他啊,做事虽然乱七八糟,但人是好人。”说着,掌柜的语气竟有些唏嘘。

叶臻卿点点头,一本正经地拱手抱拳道:“谢前辈指点。”

扬州城,一如既往的繁华与热闹,从他初到再至离开,分毫未变。尽管丝丝缕缕的熟悉感挥之不去,但他终是没能在这里找到想找的人。

将包袱挂上肩头,手指在擦过侧腹微微...

【双唐】刻意而为

生贺to@星啸学长

※一个被玩滥的老梗

※名字出戏系列

※双商下线中R18砂糖砂糖砂糖(*/ω╲*)

(我好似越来越冷了……错觉么【。)


唐北壁喜欢唐南墙,这在逆斩堂是个公开的秘密,几近无人不知。

除了唐南墙本人。


唐南墙是唐北壁的师 弟,一脉相承,据说连师父也是同一日拜的同一个。尽管唐北壁是在很久之后才发现,师门里居然还有这么个名字能跟自己对对子的人。

记得起初在任务卷宗上看到这三个字时,唐北壁盯了好一会儿才咽下滚到喉头的闷笑,心道上级还真有闲情,居然给他配了个失散多年的兄弟,毫无日后会栽在这个“兄弟”手里的征兆。

其实唐南墙其人并无任何笑点,不过是个随处...

烟花(上)

 ※这是一个无聊而将就的故事……

 ※点文第三弹 @白夜无声 


》楔子

赵六至今记得扬州城那个喧嚣的午后。

人道是烟花三月下扬州。扬州这地方人杰地灵,大运河两岸的风流与雅致天下闻名。只是这名气一大也难免出些问题,林子大了什么鬼都有,鸡鸣狗盗当街闹事之徒也是与日俱增,这让赵六很是头疼。

自从他的直属上司魏钦辞任后,原本是副手的赵六便转了正,肩负起了整个扬州城的治安要务。原先魏钦在的时候不觉得,现在担子落在自己身上了,那才知道啥叫实打实的人民公仆,看似风光实则累成狗,忙起来简直脚不点地。

怪不得老大要卷铺盖跟嫂子私奔啊……赵六一边八卦地想道,...

【螳螂与蝶】Ninth Night

※久违的世界观补充


※正努力使剧情正常起来


西南部密林,沐浴在阳光下的幽绿之森,是大地上最为生机勃 发的所在。

这里原本是蜂族的地域,而现在,蝶族在这片林区深处建立了一片临时、或将长期存在的据点,与蜂族开始了混居。不久前,由于平原地带爆发了毁灭性的‘天灾’,蝶族王城首当其冲受到侵蚀,族民被 迫南迁移远离重灾区,在友邦的庇护下获得了暂时喘息的机会。

此时此刻,蜂族王城内。

“这段时间,根据我族学者在族内古籍中的查找,‘天灾’应该便是‘玄蛰’。它们的形态不固定,习性类蝗,未开化,喜群居,因而会以‘黑雾’的形态出现。且,距今最近的一次爆发在两百余...

《温顾而织新》赠品书签by @狼狗伊六 

【螳螂与蝶】Eighth Night

枯素的意识正在疲惫的沉眠中挣扎,深陷于绵长的梦境。

在那里,一切都还未开始,蝶族还不曾被迫放弃那自开化时代便存在的王城举族迁离中部平原,前往南部密林的睦邻蜂族境内暂避。

一切也都还未发生,他还是那个蝶族唯一的天祈祭祀与国师,从来不必思考那些纷扰繁杂,只需一心一意地为他的族民祈福弭祸,为这个他所深爱的国家传承最纯净的信仰。

直到,黑暗如莅临的君王降临这个世间。

这是枯素人生中第一次品尝到何谓“无能为力”。连借用源于五圣图腾的庇佑之力也无法完全阻挡黑雾的侵蚀,圣地、祭祀院、王城,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故土被渐次蚕食为寸草不生的鬼蜮,却拿不出任何应对的方法,即便是张开双臂,这不详的黑也只会坦然穿...

1 / 6

© 山顶凍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