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奸号,刷屏话痨不干正事,慎关
基三产粮基地,还完债前不作他用
唐毒初心
H!E!战!士!
近日在各个墙头间立定跳远

追·命·蛊 番外三 月下苇

焚羽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那个梦没有什么实质,只隐约看见了月下三生树,看见往生涧他常去喂的那群猫咪,看见灰色的沙漠。浅银的冷光清泠泠漫开,红纱轻摆下恍惚似见圣女温暖的笑颜,耳边荡过了风以及干净的驼铃声。

“叮铃”——

 

然后他醒了。

并非是受到驼铃的召唤,而是因为饿了。

“渣——”扑棱棱的白羽乱飞。

“没毛鸟!你醒啦?”还没来得及看一眼四周环境就被眼前黑黢黢的泥脸吓了一跳。

“萧潜……?”勉强从模糊的轮廓辨识出人,焚羽吃力地转动了一下脖子,四周黑压压的一片,微风过处一片沙沙声,“这里是?”

“你受伤昏迷了三天,小爷正打算带你回……带你去安全的地方……”萧潜有些尴尬地挠挠脸。

受伤昏迷……?对了,不久前他刺杀叶连城未果身份败露,于是顺理成章地被反追击,最后跟萧潜单挑了一场……结果输了。

是的,他输给了萧潜。

净世破魔击落空,亢龙有悔却结结实实印在胸口,骨骼开裂的声音就那么从身体内部响起……

“喂,没毛鸟你饿不饿?”萧潜眼神游移着用手指挠了挠脏兮兮的脸颊,“不过你现在没法吃肉……鱼也不行。”

焚羽有气无力地瞪了萧潜一眼。

“不过可以喝鱼汤。”说着他便转到一边去刨了刨土,黑暗中橙红色的火星子零星飘出来,紧接着就听见萧潜“嘶嘶”吸着气抱出个罐子样的东西来,“土煨的黑鱼汤,大补!”

哪来的黑鱼……?

“啵”的一声像是陈酿开封,随后一股浓郁的鲜香味便迅速发散出来,只是香,河鲜的肉香混杂着些许酒香,一点不腥,光闻着就让人食指大动。

“别动,我扶你。”一只高热的手掌贴着身下的草杆钻进背脊,稳稳抬起焚羽的上半身,待他坐正后便抄起块布裹住手里的容器往他手里一拍,“尝尝小爷的手艺,趁热喝!”

这装鱼汤的玩意好像是萧潜的酒坛子?拿酒坛子煮鱼汤,这事估计也就他干得出来。

焚羽感受着隔着粗糙的布料传来的热度,把脸凑近坛口浅浅吸溜了一口汤。

——!!蓝金的异瞳登时亮起来。

烫,但是很鲜,鱼肉自身的咸鲜完全锁在浓郁的汤汁里,滑腻的藻类叶片和炖碎的鱼肉沫一齐涌入口腔刺激味蕾,焚羽一边嘶嘶啦啦地抽着气一边断续而快速地喝干了黑鱼汤,末了伸出舌尖舔舔嘴角,盯着酒坛子里的大块鱼肉眼神闪烁。

“别看了,你还不能吃。”说着就伸手去够,焚羽抱紧酒坛子就向后一闪,不料萧潜竟半身跟进,且刹不住车般直撞过来。

“呜……”硬邦邦的陶器硌得胸口一阵钻心的疼,额头顿时冒出冷汗。

“没毛鸟你差点把我裤子扯下来……”焚羽这才发现手里的布料居然直连着萧潜的腰带,但他没空关心这个,疼痛带着黑潮密密麻麻地卷上来,手里一松劲酒坛子就咕噜噜滚一边去了。

“喂!你没事吧?”萧潜手忙脚乱地爬起来,眼见月光下焚羽脸色惨白得吓人,一股复杂的愧疚感顿时袭上心头。

 

焚羽是来自恶人谷的密探,而萧潜作为半个浩气盟理应一致排外,更何况焚羽要刺杀的还是他的兄弟、浩气盟主将叶连城。

可是没办法,亢龙有悔打在这个明教身上就像打在自己身上一样疼;明明应该用杀招永绝后患,但是……打狗棒抵住柔软的咽喉却再也没法更近一步。最后他还是救起了被自己击昏的焚羽,并带着他一路南下,离昆仑、离明教、离恶人谷越来越远。萧潜在做这些事的时候就跟打连招一样,怎么也停不下来。

他不想让焚羽受伤,更不想让他死。

萧潜觉得自己的脑子一定是哪里出问题了。 

说到底,焚羽对他来讲是什么……而他对焚羽来讲,又是什么……

一切都是未知。

 

疼出一身冷汗后,痛感终于渐渐消了下去。焚羽平躺在河滩的草丛里平复呼吸,萧潜就坐在他身边也不说话,天上的散云都消弭了,露出昏黄仿佛鎏金的月亮。

“快中秋了啊……”萧潜叹息了一声,随手扯了跟野草叼在嘴里躺了下去。

“中秋?”焚羽复述般喃喃着。

“中原汉人的节日,那一天的月亮会特别大、特别圆,给人引路回家。”

“回家……”

又一阵风吹过,干净的夜空中飞过一蓬蓬白而软的飞絮,有一缕悠悠飞到焚羽的鼻尖,顿时鼻腔一痒打了个喷嚏。

“这是什么……?”

“芦花。”萧潜伸手在空气里捞了一把,“现在是芦苇开花的末月,再过几天就没有了。”

“哦……”

两个人再次无话可说。

雪隼阿西趴在酒坛子上优雅地翻啄着剩下的黑鱼肉,歪过蓝汪汪的豆豆眼看着两个无趣的雕像,撇过头认真梳理起羽毛来。

“……没毛鸟,你打算什么时候回明教?”半晌,萧潜吞吞吐吐地发问。

“我已经,很久没回过圣教了,自从进了恶人谷,一次也没有。”焚羽认真地回答。

“呃,这样啊……”萧潜有些讪讪地挠头。本来他的意思是问个行踪,如果焚羽回明教他就死皮赖脸地跟过去,如果没这个意思就顺理成章邀请回丐帮,结果人这么正儿八经地答话反而不知道该怎么接茬了。

“你看马上也中秋了,虽然你们西域不讲究这个,但是中秋节一个人过多不好……所以那啥,”萧潜支吾了一会,猛然眼一闭牙一咬,“焚羽,跟我回君山吧!”

“……啊?”

“我说,”萧潜吐掉嘴里的草茎,一咕噜爬起来认真地看着焚羽,“你现在反正也没有什么地方去了,我也不打算回浩气盟,你干脆就跟我回君山住吧怎么样?”

有点懵。

君山…………据说是一个很大很大的绿洲……有比小少林的竹林大得多的林海和比往生涧广得多的湖泊。焚羽还记得初次见面之时萧潜的喋喋不休:那是一个充满生机、热闹而温暖的地方。

只是,萧潜这说的“跟我回君山”好像跟他想的不是一回事;记得焚羽曾有个远嫁川中的师姐,那时前来圣教轰轰烈烈提亲的青年对师姐说的好像就是——跟我回唐家堡……?

焚羽有点混乱。

他不讨厌跟萧潜在一起,虽说这个丐帮是浩气盟的而且又蠢又吵,但龙门那次偶然中,他却发现自己的身体远比想象中要信任萧潜,而且事实也证明了,萧潜不会害他,萧潜甚至为了救他几近于背叛了叶连城。

不讨厌……那算是喜欢吗?

他喜欢圣女,喜欢波斯猫,喜欢那只从不嫌弃自己的苍鹰阿烬,萧潜养的那只阿西他也喜欢,但要说到萧潜本人,似乎又有点不一样。

以前在明教的时候没人教过他这个,他的师父卡卢比是一个成熟有魅力的男性,圣教的师姐师妹们都叫他男神,对外也称之为夜帝;可是看着师父总是暗搓搓地拽着路边野花纠结来纠结去,似乎和表面看上去的完全不是一回事。后来到了恶人谷的时候更没人教他这个,不灭烟除了分派任务以外,做的最多的事就是扎小人和诅咒浩气盟的情报组织瘫痪;米丽古丽前辈的爱好是掐他的脸颊,从不说多余的事;关系比较好的洛辞和李瑾睿和自己一样不怎么说话,至于曲凉……焚羽至今没搞明白那个长的很漂亮的人到底喜欢谁。

究竟怎么样才能对自己证明,对某个人的喜欢是与众不同的呢?

 

看着面前的明教弟子目光迷惘的样子,萧潜不由感到了一阵挫败。

或许是他们相处的时间还是太过短暂了吧,毕竟像焚羽这种纯净的人,前十九年的人生估计都不会在他身上留下太深的痕迹,更不用说他们相处的时间还不到十九天……

月光清泠泠的,纯净而冷冽。

纷飞的芦花在江风里缠绵。

心灰意冷的丐帮弟子叹了一口气,突地脸颊被什么柔软温热的东西擦了过去,留下湿漉漉的印子在风中凉到心里。

——!?萧潜整个人都不好了。

“没……毛鸟……你你你刚才是是是舔舔舔舔了小爷我?”萧潜双手捂着脸颊一副受惊过度的表情。

“唔……你讨厌?”

丐帮弟子摇头的频率如棒打狗头。

“那就好。”焚羽脸上绷紧的线条渐渐放松了下来,“嗯……往生涧的猫都是这样的。”

喵……?

 

萧潜愣怔了两秒,随后恍然大悟地跳了起来:“没毛鸟——”

“虽然不是很明白……不过……”焚羽的脸有点诡异地扭曲了一下,然后展开一个生硬、青涩的微笑。

“我想去君山看看。”


评论 ( 8 )
热度 ( 41 )

© 山顶凍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