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奸号,刷屏话痨不干正事,慎关
基三产粮基地,还完债前不作他用
唐毒初心
H!E!战!士!
近日在各个墙头间立定跳远

【线下情缘】存个脑洞

·游戏角色、数据世界设定

·第一人称

·闷骚面瘫炮×治愈系毒哥(×

·慢热、平淡

计划中篇……?

等等到底有没有空写还是问题啊混球


我是一个昼伏夜出的唐门青年弟子。

虽说昼伏夜出是我大唐家堡的传统美德,不过于我,这一规律主要取决于主人的在线时间。

作为一个游戏角色,服从玩家的一切指令是我的责任、也是义务——毕竟,这是我能够继续存在的唯一理由。

活到现在,我对自己身处的世界多少有了些真实认知:比如,这个世界的基本运行规律;再比如,这个世界存在着许多无法僭越的规则;又比如,我和这个世界一样,是被制造出来的虚拟载体,不过是一堆具象化的数据。

 

我知道,自己并非真正的生命体。

 

但是,这些其实都无所谓。

 

我看着指掌上密覆着的精铁手甲,闲散地捏了捏拳头。

既来之,则安之。既然拥有自我意识,也拥有一定的人身自由,那便照着这个世界的规矩生存下去即可,其余一切皆是过眼云烟、灯火浮尘罢了。

 

我的主人是一个年轻的女性,大概比我师妹大不了多少。关于她为何要选择我这么个纯爷们作为虚拟载体,我一直很费解。虽说无法和她进行交流,然而,实则她在“那个世界”说的话我都听得见,比如她从最初起便炮哥长炮哥短的称呼我,至今不肯好好叫我的名字,明明我的名字就是她起的:

——唐七炮。

她对朋友说这是夸我一个人能抵七个炮台的意思,可能是她的世界形容人厉害的名词吧,虽然,这名字念起来总有些别扭。

 

主人还是个很特别的女性。 我并不清楚其他玩家是怎样的人,我只知道我的主人一定很特别,因为,我时常会觉得,她能感受到我这个人格的存在。

唐门弟子的直觉向来准确。我肯定这并非错觉。

那个世界的人比这个世界的我们更了解“我们”的实际,就理论而言,他们更不可能会理解我们的‘人格’,毕竟就连我也不明白自己到底是个什么东西。然而,主人却时常会对着我说话,说很多新鲜的、并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事,也会说一些我要思考很久才能理解的东西。

我向来是个善于学习的好唐门,主人的话唠和特殊无疑更加深化了我对这个世界的理解。

这大概,便是我比其他人都活得更加清醒、也更加沉默的一大原因吧。

主人有许多熟人、几个朋友,都是很不错的玩家,哦对了,最近还多了一个情缘。

在这个世界,主人的熟人便是我的熟人,主人的朋友便是我的朋友,主人的情缘……嗯……

 

说到这个,还有件让我匪夷所思的事:

 

“喂。”

某天深夜,我在昆仑高地据点总管的附近找到了这个人。

“……嗯?”听见声响,这个正斜靠着柱子的家伙发呆忙转过来,满身银饰在空气里叮叮当当地抛动,“你是……哦哦哦!是你啊!!”

这人突然摆出一个十分愚蠢的笑,嘴角咧到耳朵根的那种,生生破坏了那张本来挺好看的脸;随后又探手从屁股后面摸出个东西——是个穿着红绳的联体铃铛——放到我面前晃了晃。

“你就是我的情缘唐七炮吧!主人跟我说过很久了~哦,对了,我还是第一次在……额,‘线下’看见你呢!中原人总说‘礼尚往来’,那我就先做个自我介绍吧!”清朗的声音跳跃着,像一尾活鱼,“我是‘五毒壮汉巫虬’,你的情缘。以后还请兄弟多关照关照哈,嘿嘿~”说着,那只带着白银指套的手便举到了我的面前。

我有些敷衍地握住这只手晃了晃,内心不免有些失望。

这个人的性格和我预想中的实在有些相去甚远。

 

介于主人的情缘也是一个特别的女性,因而我对自己的情缘一直抱有某种希冀,即便……对方是个男性。

如今一看,不过如此,甚至还有些过分聒噪。

 

——没错,我的情缘,“五毒壮汉巫虬”,是个货真价实的纯爷们。

 

关于主人和主人的情缘为何会选了我们两个爷们作角色、还达成了共识让我们组成“情缘”,这是第二件让我匪夷所思的事。

 

只是……既然正式见了面,又绑着这么层特殊关系,我必须定下心来和他好好相处。

我尽量平静地盯着五毒壮汉巫虬那张兴致勃勃的傻白笑脸,终于有些困难地开口说了话:

 

“唐七炮,多关照。”

 

“你……冷不冷?”

 

 

 


评论 ( 5 )
热度 ( 33 )

© 山顶凍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