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奸号,刷屏话痨不干正事,慎关
基三产粮基地,还完债前不作他用
唐毒初心
H!E!战!士!
近日在各个墙头间立定跳远

追·命·蛊(第二部) 番外四 夫夫相性随意问·第二弹

其实跟相性无关就是个奇妙的番外而已【。】

============================

番外四   夫夫相性随意问·第二弹

 

花与期:#微笑 大家好!我是这次的主持与期~我好想念大家啊么么哒!

唐凛:大家好,我是这次的副主持唐凛。

与:咦……咦OAO?等等这次是双主持嘛!唐黑锅你怎么会到台上来的!?

凛:……因为作者说我是本作唯一一个靠谱的正常人。

与:正常……

凛:唐某自认比起某些反复无常随心所欲任性妄为不可理喻的人要正常得多。

与:=-=你说的这些都是谁……我好像明白为什么你会是主持了,唐·闷骚·腹诽·黑锅·凛。

凛:咳。

与:好的回到我们的正题~#欣喜 此次活动的参与人员为迄今为止所·有角色,被点名者必须自觉回答问题,不得出现回避、欺瞒等行为,否则金针伺候!以及~由于本次随意问活动的问题由广大读者提供(包括剧透向提问),所以……哼哼哼哼……发展完全不·可·控哟!

凛:为保证公平公正公开,节目组特地请来了万花谷的裴元先生作为友情监督。

裴元:……三师弟,【咬牙切齿】你说的千年血参在哪里?

与:大师兄稍安勿躁!!我保证这次活动很快就会结束的!!下面就让我们来抽取第一题!!唐黑锅快上!!

凛:#冷汗

 

1、唐家堡未命名痴汉:虽然五年没见唐流氓,唐流氓也因为冷清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但是小凉凉你真的一点都没认出来、而且一点违和感都没有吗?小凉凉堂客的意思你听谁说的?小时候总是唐子墨来找你浪,你有去过唐家堡吗?

凛:第一个问题就是连环弩,请毒医大人回答这个问题。

凉:……每次见到他基本都是被惊吓的状态。虽然我的身体应该保留着一些记忆,但时机似乎很不巧都在脑子晕乎乎的状态下【苦笑】……再加上后来本命蛊被拿走了,我也没有机会感受了……

渊:【侧面搂住】没事,阿凉,过去就过去了。

凉:嗯。至于堂客的意思……噗,那还是到恶人谷之后才听说的。那时候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自己的真实想法,只是觉得跟过去唯一有羁绊的就剩下子墨了,就自说自话地养成了找他的习惯。等到知道堂客的意思,终于明白过来我对子墨的想法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又想到这档子事还是他先提出来的,所以我就更……更想找到他了【脸红】……

渊:【挑眉】我是认真的。

凉:小时候因为嬢嬢看得严,所以我没机会去唐家堡。不过最近阿唐带我去过了【笑】。

与:Yoooooooo——可喜可贺!!下一题。

 

2、么么哒:我想问,那个呆唐门和参若最后是不是在一起了?

参:什么话。偶人蛊为血饲蛊,离开我,他便再无生机。

与:#大笑 意思就是说不想在一起也得在一起咯?

参:……哼。

炮:我……参若他……其实并不是坏人……

参:我的事与你无关。

 

3、唐家堡未命名痴汉:唐无渊你来浩气的理由是啥?

渊:……嗯,算是机缘巧合?那时候唐门要往浩气盟派代表,师父叫我去我就去了,估计是想找点事来分散我的注意力吧。不过其实那时候我对失忆完全不在乎,倒是骚花一开始老瞎紧张,像老妈子一样。

花:#鄙视 呵呵呵!!

渊:#欣喜 么么哒。

与&凉&辞:…………

凛:咳,两位不愧是好基友,下一题。

 

3、一只汪:如果唐小哥誓死不从的话大喵哥会有什么(过激)举动么汪?

梵:强扭的瓜不甜,我像是死缠烂打的人吗?不过誓死不从……【笑】小唐门,你是没出阁的姑娘还是黄花大闺女?

凛:如若只是因为这种事便采取过激举动,那恶人谷管事与众不同的“性趣”还真是令人刮目相看。

梵:……我就是受不了你这样。

凛:不知唐某有何特殊之处值得尊驾如此念念不忘?

梵:……你会知道的。

凛:拭目以待,下一题。

 

4、唐家堡未命名痴汉:唐无渊你和花兄日常都干些什么?

渊:你觉得我们会干什么【笑】?

花:是啊我们能干什么【笑】~

渊:反正长安好玩的地方都玩遍了,洛阳去的少,扬州也差不多吧。

花:某记得好像有叫我们‘长安双煞’的来着?

渊:……跟那个长安一霸有什么关系么,有关系的话我去剁了起外号的龟儿子。

与:等等你们的日常就是吃喝玩乐吗!?

渊:#大笑 只是出差时顺便。

花:#大笑 坊市之间可是收集情报的最佳场所,对吧唐兄?

渊:#大笑 这不是常识嘛?

与:我……我……下一题OTZZZZ

凛:分坛主大人OTZZZ

 

5、柚子:请问梵灼见到萧潜和他弟弟在一起的时候是什么反应?

梵:……你说什么!!?

萧:#惶恐#惶恐#惶恐 

焚:师兄,这是……师弟媳。

梵:……啊……是弟媳啊……不错,肉挺结实,屁股大能生养,好!

焚:谢师兄成全。

梵:谢啥~师兄都随你!你喜欢什么师兄就给你什么。对了,弟媳可还经用?不经用的话师兄这就找人给你置办点房中秘药。

焚:?

萧:喂你们两个等等啊QAQ!?

与:2333这一题充分告诉了我们有一个好家长的重要性,下一题。

 

6、我是你师弟:请问要饭的和小喵是啥时候开始在一起的?要饭的有没有被大喵直接打死?

萧:谢谢大家我们在一起了!

焚:第一次遇到以后就一直在一起啊,师兄为什么要打死萧潜?

萧:不过说真的,可能就像没毛鸟说的那样吧,具体的时间我还真说不出来,反正就是处着处着越来越习惯,一想到要分开就跟没酒喝了一样浑身难受【脸红】……

焚:【点头】嗯,萧潜人很好,不想分开。

梵:开玩笑,我怎么可能会打弟·媳妇呢❤~

萧:总觉得我是不是错过了什么重要的事……

与:你错失了先机,下一题。 

 

7、唐家堡未命名痴汉:唐无渊觉得参若怎么样……如果遇到参若这样欺负小凉凉的人,你会给他一个爽快的了结吗?

渊:客观来说,他跟我,是一类人。他为了喜欢的人做出这些事,我并无立场指责他,因而,我若为了自己喜欢的人做出什么事……他也同样拦不住我。

参:哼。【眯眼】你大可试试看。

炮:诶?等等你们别……

参:#鄙视 唐大炮你闭嘴。

渊:至于了结,放在过去我会选择杀掉他一了百了,但是现在……呵,自己种下的苦果,味道如何?

参:……你!

与:冷静啊冷静!黑锅你快来镇场子!

炮:#惶恐 等等我我我迷神钉好像扎错地方了Σ(っ °Д °;)っ !?

与:#惶恐 大师兄快来救命啊!!

凛:#冷汗 贵圈真乱,下一题。

 

8、水一发:请问米丽古丽是腐的嘛?或者在策藏花羊方面有没有什么做了助攻的感受……总觉得她好亲切啊!

与:怎么没人问我是不是腐的……

凛:因为毫无悬念,有请恶人谷的圣女大人。

米丽古丽:嗯哼?说了老娘早就看出幺蛾子了~助攻谈不上,不过是觉得这些个养眼的小家伙若是就这么生离死别了怪可惜的……

辞&睿:多谢前辈。

米:小洛洛小睿睿~谢我做什么?

睿:若非前辈正名,在下与少爷绝无可能全身而退。

辞:不杀之恩。

米:唉……小洛洛你啊……

花:【神色复杂】

与:……这个看脸的世界,下一题。

 

9、油爆虾:大喵什么时候发觉自己已经因为小唐凛而弯了呢?

梵:弯?是说上床?上床的话我倒是喜欢女人多一点,尤其醉红院里的,够浪够味道!

凛:……

梵:当然小唐门的身段也不比女人差啊~腰是腰屁股是屁股,可惜胸小了点抓不着肉。不过其他地方手感都是一流的【口哨】~

凛:…………【深呼吸】谬赞,下一题。

 

10、诶嘿嘿:我果然还是想知道,如果军爷没有成功阻止叶少的……行为,导致少爷死了或重伤
嗯……军爷你会怎么做?
李:我……想象不出来。如果少爷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样……或许会彻底失控,或许会变成行尸走肉……真的,没法想象……

叶:哼,没出息。

李:还好这只是个假设。

叶:【扭头】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李:【笑】若非这次战役,我也不会察觉少爷对我而言竟已重要至此……

与:噗,小别胜新婚。

叶:五年算什么小别,还有谁跟他新婚。

李:【正色】我不会再让这种事发生了。

 

11、唐家堡未命名痴汉:唐凛那么正经,唐子墨辣么逗!小凉凉你真的觉得唐凛是你那是遇到的最像唐子墨的唐门吗?还有唐凛你被掰弯的感受如何?

渊:【摸下巴】我是不是被黑了?

凉:子墨只是玩心很重,其实他比看起来要可靠得多【笑】。也许那个时候我是太寂寞了吧,不过唐凛跟子墨一样都是很好的人。

凛:毒医大人……也是很好的人。

渊:嗯……

梵:嗯……嗯?还有一个问题呢?

凛:……在下没有喜欢的人,因此不存在掰弯的说法,下一题。

 

12、蠢哭了:我……我想知道……萧潜、穆卡、唐大炮这三个凑一起会发生什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与:提问者居然笑出来了……

凛:而且是狂笑。不过这个ID……看来提问者本人对此心知肚明。

炮:O O啥?

穆:O O问题,是什么?找不到,问号,在哪。

萧:O O发生了什么……

凛:如你所见,下一题。

 

13、拾捌:最喜欢对方穿什么颜色的胖次?

与:诶嘿嘿嘿~这个问题请目前有CP意向的全员回答OUO♪~

渊:【正色】明显是不穿。

凉:……

渊:非要遮的话……精致点嵌银的布条就行了吧,紫色?【摸下巴】虽然现在好像跟不穿也没什么区别。

与:你说的真的是胖次嘛=-=?

凉:……普通的就好。

渊:反正最后都是脱掉【笑】,不过苗银挂在膝盖上也挺好看的。

凉:唔……

与:Σ(っ °Д °;)っ 曲娘娘你不要一脸认真地开始思考啊!唐流氓会这么浪都是被你惯出来的啊!!

渊:我~媳~妇~儿~就~是~好~#欣喜#欣喜#欣喜

李:白色就好,当然少爷要喜欢金色的也可以……反正……

叶:【瞪】反正要脱掉是吧!?

李:不是!我是说反正少爷皮肤那么好……【脸红】

叶:只要不是铁内裤随便他。

辞:沾衣觉得舒适便好,在下并无这种癖好。

花:只要不是羊毛胖次。

辞:……

萧:OAO我发誓我没看过!!

焚:【沉吟】萧潜洗澡的时候腰里经常围着一圈灰布……

萧:等等没毛鸟那不是胖次!

明:……看起来很爷们。

萧:O O是,是嘛……好……好的。【脸红】

梵:我的胖次跟师弟一样,金线丁字裤可是日常款~

萧:卧……【卒】

梵:至于小唐门嘛我是无所谓,当然如果能穿跟我同款的当然更好❤

凛:……关老子屁事!

与:你好歹注意点主持人的形象啊唐黑锅=-=

凛:下一题。

 

14、匿名读者:请问唐子墨的胖次是什么颜色的?

与:哦哦哦!这个提问者意识到这个问题的危险性选择了匿名!

渊:……阿凉,你想看吗?

凉:O O现……现在!?【拼命摇头】

渊:【摊手】看来是有缘无分。顺说,你以为匿名了我就查不出来吗?【笑】

凉:子墨的话……小时候一起玩水的时候看见过,好像是黑白相间的……

与:等等黑白相间!?

凛:……我好像明白了。

与:OAO唐黑锅你明白什么了?

凛:【正色】这是唐家堡男人的机密,下一题。

 

15、我是你师弟:请问吗唐小哥是怎么和大喵搞在一起的?还有,大喵是否只是因为觉得唐小哥像辣只黑猫才捆着唐小哥的?

凛:【皱眉】什么叫搞在一起?

梵:是啊应该叫如胶似漆~

凛:……只是人情交易。

梵:说真的,小唐门跟阿咪确实还挺像,都是狡猾的会挠人的小东西【笑】。不过,我可不是因为这点才盯上小唐门的……

凛:你只是因为无聊吧。下一题。

梵:唐凛,我们来日方长。

 

16、小福蝶:请问大喵和唐凛第一次[哔——]是什么时候?什么情况下呢? 谁先主动的?!有没有用什么工·具~? [哔——]后两人清醒之后的第一心理活动是神马?还有还有!如果是喵哥早有预谋的话,他会向谁请教经验呢~?都准备了什么了呢~?两个人一般[哔——]的时候喜欢什么姿势和道具?

PS:以上问题请对小喵和他家耗子再提一遍~

与:【默】真是个冗长而复杂的问题呢……首先请我的搭档来回答这个问题。

凛:【阴沉】下一题。

与:主持人公然违反规则啊还有没有天理啦#噢#噢!

梵:【微笑】这个问题我可以回答。

凛:闭嘴!下一题!

与:#大笑 有请另一组回答问题!

焚:记不清了。晚上。我。没有。很舒服。我没有预谋。自然而然就会了。酒。怎么舒服怎么来。

萧:……#惶恐

与:…………#惶恐 卧槽!卧槽卧槽!第一弹和第二弹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臭要饭的你个禽兽!

萧:#惶恐 不关我的事啊!是没毛鸟他扑上来的啊!

与:#鄙视 得了便宜还卖乖!

萧:#巴掌

与:小猫咪你居然就这么被要饭的这头猪拱了啊!简直是暴殄天物啊!

焚:?

梵:……哈?

萧:……误会,啊哈哈哈误会……

 

17、唐家堡不知名痴汉: 唐小哥我可以摸你的腰吗?隔着衣服也可以!

凛:不可以,下一题。

梵:唐小哥我可以摸你的腰吗?贴肉的!

凛:滚!

梵:真遗憾【摊手】~还有那什么痴汉,我们来谈一谈人生吧怎么样?【眯眼笑】

 

18、啊哈哈:唐流氓这之后还有没有纵欲过度过?还记得做了几次/做到几点吗?

渊:……这问题真膈应人。

凉:我记不大清……结局之前应该是……没有。

渊:啊对,#欣喜 等所有幺蛾子处理完之后有的是机会。通常是三次以上,时间嘛……看阿凉的体力咯~

凉:【脸红】

 

19、鸡毛掸子:唐无渊在第一次OOXX曲小凉的时候是怎样的内心活动,记得当时唐无渊哭了,还叫了小凉的名字……当时双方是怎样的感受呢?

凉:很害怕,但又无能为力,那还是我第一次遇到体质这么棘手的人。说实话,很疼,就像到了地狱一样,几乎什么都没法思考了。

渊:哭了?按我的情况,哭的人大概并不是我,而是唐子墨吧……毕竟我们既是整体也可以当做两个分裂的个体来看。对当时的我而言倒是从没这么爽过。

凉:【低头】

渊:对不起……【苦笑】我就是这么恶劣的人啊。

凉:不全是你的错……弄巧成拙我也有责任……而且这就是我的命不是吗……

渊:也是我的命。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我做了错事,而且,得错一辈子。

凉:只要能和你在一起,命这种东西,一起承受便是。

与:你们两个还真是不好评价……但是……能在一起真是太好了QUQ……

 

20、滚滚:请总结一下对方的攻/受属性!

与:又是个全CP向的问题呢~不过这个问题是不是该让作者本人来回答O O?

阿烂:附耳过来OUO,我普及一下概念@#¥%*&……

渊:阿凉虽然有点逆来顺受,不过一点也不弱。人妻受,嗯,没错。

凉:呃……腹黑?鬼畜?攻……

与:曲娘娘你太积口德了,唐流氓这么自私明明就是渣攻#鄙视

凉:噗,照这么说,我这么没主见的人就该是小白受了……

渊:属于彼此,这就够了。

与:难得唐流氓也会这么深情款款啊=-=

李:【轻声】……傲娇受。

叶:忠犬攻。狗蛋你说什么?

李:少爷大法好!

与:李将军……#大笑 是妻奴呢……

花:清冷受。

洛:……诱受。

与:卧……花花师兄你的别扭属性又暴露了……然后洛道长这个渣攻(╯‵□′)╯︵┻━┻

萧:天然呆,诱……诱,受【脸红】

焚:蠢……健气?我是受?明明是我在上面……

梵:师弟是受?

萧:攻,攻!没毛鸟是攻!我是受行不啦QAQ!

与:怂攻,鉴定完毕。

炮:女王……诱……受吧……

参:……啧。弱!受!

梵:强受,有向炸毛受发展的倾向,虽然打不过我,但是个性很执拗。【笑】越是这样就越让人想压住了为所欲为呢~

凛:【深呼吸】……恶劣到极点的野兽派,下一题。

梵:补充一点我是攻。

凛:下一题!

 

21、匿名读者:看到现在我觉得唐无渊和梵灼武力值应该是最高的,那么!请问两位!你们谁是总攻?

与:啊……

凛:……

渊:废话当然是我。

梵:【挑眉】

渊:我是主角。

梵:【笑】打一架不就知道了。

渊:打个铲铲,老子性生活和谐你行吗?

梵:………………………………师弟啊喵呜呜呜QAQQQQQ~~

焚:【摸摸摸摸赶紧顺毛】

凛:……#发怒 别拦着我!老子要biu死这个混蛋!!


结束语:

与:由于现场似乎陷入了奇妙的混战所以本期节目到此结束!感谢各位的用心参与!我们下期节目再见!唐黑锅你也来说几句啊喂!

凛:说个铲铲!

梵:啧唐无渊你比划比划就差不多了别浪费我时间。

渊:说打一架的是你,说不打的也是你。【笑】难怪你当不了总攻。

裴:三师弟,过来。

花:哎大师兄等等家里没米了某先行去一趟长安。

影:……那两个痴汉竟是我唐门弟子?师门不幸。

凛:坛主大人!

渊:揪出来,居然黑我,不能忍。

凛:真有此意。

梵:迁怒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啊小·唐·门❤

凛:……饭桌老子忍你很久了你丫给老子站住!

梵:是梵灼。【低头】哦——好险!

凉:……回家吃饭吧。

渊:好的媳妇儿没问题媳妇儿媳妇儿么么哒~

与:………………OTZ

阿烂:未……未完待续QUQ?

 


评论 ( 5 )
热度 ( 60 )

© 山顶凍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