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奸号,刷屏话痨不干正事,慎关
基三产粮基地,还完债前不作他用
唐毒初心
H!E!战!士!
近日在各个墙头间立定跳远

【刀笛】混账与智障

·天刀毒×剑三毒

·吉格×独净(什么都别问名字不是我起的)

·劫狱play(什么都别问场景也不是我定的)

相关漫画、人设、场景、部分对白均来自微博 @狼狗伊六 ,有任何不满且去揍她,Lo主只是大自然的搬运工(挥手)



“奶奶的……”

不知是第几次从喉 咙口滚出这三个字,男人百无聊赖地盘腿坐在这方狭窄的牢 房 中。

他活动着肩颈关节发出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然后歪着嘴吹了吹鬓边的雉鸡尾羽。

这是一间地 下暗牢的最深处,墙上钉着的火炬堪堪照亮过道,为数不多的几个狱 卒正不动声色地在外面站岗,似乎并不担心有人会闯入或是闯出此地。

也是……这地方要是好找他就不必呆在这儿了。

坠着沉重铁球的镣 铐缠在双足限 制了行动,面前唯有一整排顶天立地的森冷栅栏,根根是熟铁铸的实心杆子,粗得随便卸一根下来估计都能锻个百十口刀,一天玩坏一把也能玩个小半年…

男人一边胡思乱想着分散注意力,手指却不住在膝盖上敲敲打打。

“那智障怎么还不来……”

距吉格意外锒铛入 狱起,今儿个已经是第三天了。

过去的近三十个时辰里虽说没吃什么大亏,但对他这种野惯了的人来说却绝对是有生以来最无聊的一段时光:除了吃和睡就是坐着发呆,又不能练刀干架,无聊到他骨头都快锈住了。

简直想砍人!

至于说这起意外发生的前因后果,那就得追溯到——呵呵!

指骨发出一连串爆鸣,吉格那张眉目凌厉的脸笑得且狰狞且可怖。

奶奶的追溯个屁!还不都怪独净那个脑子里缺根弦的智障!

本来这就是票稳赚不赔的生意罢了,只是要杀的人藏得有点深。吉格明里暗里打听了半天,才发现目标居然被押在个地头蛇的暗牢里,不是他们自己人根本找不着地方。

于是吉格就和独净合计着去砸那地头蛇老窝的场子,等两个人一起被“抓进”了地牢再动手,光想想也还挺刺 激的。

结!果!

在两人砸场子砸了一半假装不敌逃命的时候,独净偏说自己听到隔壁巷子里有叫卖桂花糕的,在强调三遍“过了这村没这店”之后就堂而皇之地丢下自己跑了!

剩他孤零零形单影只,一来只会砍人二来没有灵兽,他可没能耐徒手把这几根铁柱子拆了。

更过分的是这种事已经不是发生一次两次三次了!

“奶奶的!”吉格一想到这茬便不自觉地磨起牙来,仿佛嘴里咬的就是独净那小子。

这两天他把几乎四成的力气都花在暗骂独净的见食眼开上,剩下六成则细细盘算了一些明显不怎么美好的事。

吃吃吃就知道吃!吃死你这智障算了!

等老 子出去了…………

“噗”。

寂静的地牢里突然传来一个极其细微的声响,吉格骤然抬眼,望向眼前的一片空寂。

“喂,听到什么声儿没?”一墙之隔外的狱 卒甲扭头问着狱 卒乙,声音里透出隐隐的不安。

“没啊,听岔了吧?”狱 卒乙有些莫名其妙的反问方落,不远处便又传来一声重物落地的闷响,像是有个沙袋砸了下来。

这下几个狱 卒都察觉到了异常,火光下道道灰色的影子从吉格眼前匆匆晃过,往声音传出的方向快步跑去。

吉格漠然转动着眼球看着两个倒霉催消失在视线尽头,然后徐徐叹了口气。

“唉……”

真是,这么急着去送死干嘛呢……

下一秒,空中的火光 明灭着波动起来,肉 体撞击在坚 实的墙体上发出一下又一下的闷响,不多时便全然归向最初的寂静。

活生生的人命被看不见的鬼手掐断脖子砸出 血髓,只来得及发出点屁大的漏气声。

“喂!混账东西!”

“本大 爷都亲自到牢 房救你了,还不快出来谢恩?”

一条细长柔韧的白蛇沙沙贴地游走,轻 松便从栏杆的空隙里钻了进来。小蛇用肉红的蛇信亲 昵地碰了碰吉格的脚背,转而优哉游哉地攀上他的小 腿。

仿佛是一个先兆般,照明的火苗忽闪了一瞬,随即一条巨大的青色灵蛇圈圈盘绕上栏杆,紧跟其后的便是那熟悉的颀长身影,渐次逼近的清朗男声依旧肆无忌惮地絮絮叨叨着:

“难道还要我进去抱你出来嘛,多大人了啊真是~白长那么大块头了一点都不让人省心……”

“啧——”望见来人,吉格的额角缓缓浮现出一根青筋。

“唉……现在的年轻人啊。啧啧啧啧啧。”

伴随着刻意的咂嘴声,吉格终于忍无可忍地怒吼出声——

“智 障!老 子的牢 房在你背后!”



完整传送门:http://weibo.com/p/1001603830553177662616

评论 ( 22 )
热度 ( 24 )

© 山顶凍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