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奸号,刷屏话痨不干正事,慎关
基三产粮基地,还完债前不作他用
唐毒初心
H!E!战!士!
近日在各个墙头间立定跳远

《追·命·蛊》试阅部分4

》》洛辞

若与恶人谷气氛最为契合的是陈和尚,那么最格格不入的便是镇谷军师洛辞。

这洛军师出门总是一身羽衣道袍,云淡风轻,在天愁地惨的环境下翩然清冷,颇有遗世独立的味道,但一见他穿得这么严实就浑身难受的大有人在。曲凉刚入谷的时候便常常问道:“军师不热吗?”而洛辞看着曲凉那一身十·分清凉的民族服饰,只能眼观鼻鼻观心默然不语。

要说洛道长这么一个正经人为何会入恶人谷,原因说来也明晰:洛辞出自静虚一脉。

纯阳之人一心卫道,道本在人心,而人心各不同。静虚一脉先是有个无比固执一心为师父平反的洛风,现在出个反其道而行洛辞也不奇怪。

这洛辞倒也是个颇有本事的人,手上力道或许比不得霸图这些粗人,但对行军布阵却颇有研究,一来二往给冰血战奴的行动出了不少有用的计策。霸图也佩服洛道长的学识,把酒言欢之后便向王谷主请了个“军师”的头衔给洛辞安上了。

 

这几年恶人谷军师的名气虽说是打响了,但好马也有失蹄时。前不久恶人谷和浩气盟在马嵬驿发生冲突,洛军师亲自压阵,却不料被对面号称“七星之下第一高手”的叶连城缠住了。论单打独斗洛辞当然不是叶连城这种暴力分子的对手,要不是曲凉赶得及时,洛辞估计能在重剑下变成羊羹。

曲凉治得好毒,却医不好经脉,而叶连城的剑气过于霸道,恶人谷的万花弟子也都束手无策,最糟糕的是不到最后一步谁也不敢去找肖药儿。于是洛辞谷中同门商榷之下决定:还是隐瞒身份去找万花谷的裴神医,当务之急是救命,管不了那么多。

 

洛辞迷迷糊糊睁眼的之时,墨袍万花弟子正推开屋门进来。他摘下头顶荷叶青,优雅地抖了抖袍子,吸了水的乌黑长发在坠在后腰,随着动作有些迟滞地摆动着。

“醒了?”万花弟子突然转过脸来笑了笑,“那就还请道长自行调息,莫要浪费了这药浴。”

药浴?

洛辞这才发现自己在一个大木桶里,药香弥漫热雾蒸腾,褐色的水面上还漂着几朵秋海棠,热力熨帖着渐渐恢复知觉的皮肤,微微敛息便能明显感觉到药力正无孔不入地渗入。于是他点点头便阖目调息起来,从丹田内抽丝般调出内息谨慎地在经脉中运行,起初不免有酸麻刺疼的凝滞感,短短三周天之后便越来越畅通,三十六周天起经脉已能承受全部内力,比起先前居然不减反增。本来以为保住性命已是祖师爷保佑,不想却因祸得福。洛辞大喜过望,刚把内力归沉丹田便迫不及待地跨出木桶,对着万花弟子抱拳跪地:“多谢恩公救命之恩,在下日后定有回报。”

“这个,重谢就不必了……不过道长啊,”万花弟子玩味地摸了摸下巴,“是不是先把衣服穿上为妙?”

………………这当真是,羞赧欲死啊。

“道长自便。”万花弟子非礼无视地转过身去,客客气气地开口。“另外恩公就不必了,不才花沾衣。”

“你是‘无双妙手’!?”洛辞猛地抬头。

“前辈抬爱、江湖谬赞罢了。”花沾衣并没听出弦外之音,“不知道长如何称呼?”

“在下……在下洛千星。”心念一转便是拆字谐音,洛辞稳住心神,一边擦身穿衣,一边暗暗盘算该如何解决这份麻烦的人情。

他的原则本是从不言虚,这一次……恐怕得破例了。


评论
热度 ( 1 )

© 山顶凍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