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奸号,刷屏话痨不干正事,慎关
基三产粮基地,还完债前不作他用
唐毒初心
H!E!战!士!
近日在各个墙头间立定跳远

跟风一个炮太。

希望亲儿子能长得和他娘一样好看and跟他爹一样会撩。

是时候洒洒土了【。

寄生(02)

大唐江湖须知,但凡市面上流通的来自隐元会的消息,统统是明码标价的。

而其中价位最为良莠不齐的条目便是那“江湖奇人”。

奇人之所以被称为奇人,大多是因其为人乖张行事古怪而得名,至于起身怀的究竟是治世绝学还是奇巧淫技,则全凭求贤者个人运气,一个不小心当了冤大头那也怪不得谁,再者,也怪不到。

而这奇人榜上便曾有过那么一条不值钱的消息,说的是一个道士,姓温名寒,虽同为出世之人,但与纯阳宫那些潜心飞升的道长相比,他却显然是个异类。

皆因此人所好唯非常之物。

不论是妖魔精怪还是魑魅魍魉,哪里有奇闻轶事莽莽怪谈、哪里便有这温道长慕名而至的身影。

据传,他不仅爱凑热闹,且善于制造热闹——尽管功夫三...

烟花(下)

》转

天刚蒙蒙亮,叶臻卿刻意从城墙翻进扬州城,运起轻功到了悦来客栈。

“叶姑娘要离开扬州?”退房之时,掌柜的眼里颇有几分惋惜之色。

“嗯。”叶臻卿接过退下的碎银正欲收起,突然想起钱袋昨日被人所劫,于是只这么凉凉的攥在手心。

“其实,姑娘啊,老夫多嘴一句……赵军爷在扬州城这么些年,老夫这辈的人都把他当儿子看,他啊,做事虽然乱七八糟,但人是好人。”说着,掌柜的语气竟有些唏嘘。

叶臻卿点点头,一本正经地拱手抱拳道:“谢前辈指点。”

扬州城,一如既往的繁华与热闹,从他初到再至离开,分毫未变。尽管丝丝缕缕的熟悉感挥之不去,但他终是没能在这里找到想找的人。

将包袱挂上肩头,手指在擦过侧腹微微...

烟花(上)

 ※这是一个无聊而将就的故事……

 ※点文第三弹 @白夜无声 


》楔子

赵六至今记得扬州城那个喧嚣的午后。

人道是烟花三月下扬州。扬州这地方人杰地灵,大运河两岸的风流与雅致天下闻名。只是这名气一大也难免出些问题,林子大了什么鬼都有,鸡鸣狗盗当街闹事之徒也是与日俱增,这让赵六很是头疼。

自从他的直属上司魏钦辞任后,原本是副手的赵六便转了正,肩负起了整个扬州城的治安要务。原先魏钦在的时候不觉得,现在担子落在自己身上了,那才知道啥叫实打实的人民公仆,看似风光实则累成狗,忙起来简直脚不点地。

怪不得老大要卷铺盖跟嫂子私奔啊……赵六一边八卦地想道,...

东篱

生贺to @修罗君的修罗场 

·双策(微苍策?)

·第一视角

·催眠故事


我认识一个将军,忘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认识的了,总之,印象很深。

说是认识,其实也只能算是认识过。

毕竟,如今的他早已不是什么将军,只是个窝在扬州远郊成天摆弄着三分薄田的农夫,安分守己且怡然自得着。

将军姓李,外地人,是从上一年起才在村子里住下的。

他的屋子在村东头,距着人多热闹的地方有些路,但与大家伙儿也能常来往,还时常帮着解决些治安问题,没几个月便跟村里人打成了一片。

将军身材并不高大,但很结实,有着北方人刀削斧凿般的...

辞夜(楔子)

点文第二弹to @花离骨 

·cp没标反真的

·魏钦×唐璨


扬州城的夜,较洛阳减三分肃穆,比长安添三分风流,一如既往在静谧中隐现着光华。

两岸高阁之上灯火浮动,风声里轻歌细语般掺着丝竹音律,依稀可辨得窈窕的软笑渗入其间,传达出一种恬柔的暧昧。

少年正在这片夜下的青石路上行走,手里紧紧攥着杆长枪。

向前三步,那提着灯笼照明的领队是个腿脚有些不便的老城守,他今天是特地带俩小兵蛋子出来跑一趟的,目的便是让这些未来的城守们熟悉熟悉路线,过段日子好正式上岗。

向旁三步,身边的同伴是个与自己年纪相仿的孩子,身穿浅褐底色的粗...

云泥(转)

※真相


》转

梦醒。

睁开双眼之时,只见个身披道袍的年轻道士煞有介事地咕哝着“无量寿佛”,举碗喝了口水之后鼓起腮帮——

“噗!!!”

“……”唐远被喷了一脸符水,淡然拉起被角擦了擦脸,接着挥手把一床被子全砸到了道士身上。

“许久不见,唐少侠别来无恙?”道士把被褥从头上扯下来,伸手扶正被压塌的道冠,全无仙风道骨之气地咧嘴笑着作了个揖。

温寒。唐远认得这个人,这道士是师兄的故交,于他有过数面之缘,据说神通广大,但于唐远就是整一个江湖骗子。不,现在的重点不是他。念及那个混沌的梦,唐远不禁有些焦躁地翻身下床,不料才迈了一步便瞬间摔到地发出一声闷响。

怎么……回事?

唐远撑扶在地上

云泥(承)

》承


婉转的鸟鸣声唤醒了沉眠的唐门弟子,唐远睁开双眼,只见一只短腿斑鸠正在面前晃悠。

月前,奄奄一息的唐远被不明品种的纯然妖灵捡回了家,从此便在这个世外桃源般的地方安心养起了伤。

这大概是唐远有生以来最放松的一段时光。

没有任务,没有刀光,没有规则,没有血。

不必在黑夜中奔走疾行,不必刻意冻结自己的情绪,更不必步步为营。

通过这些天的相处,他对织雾和这个家都有了更多的了解。

比如,那日所见的整片沼泽都是织雾的地盘。每天酉时前后,织雾都会带着大片蝴蝶步入浓郁的雾霭中,最后在日落时分归来,偶然头上会顶着伤了腿的小型鸟雀,活物杂色的身躯在那样干净的纯白中很是显眼,最近也...

云泥(起)

点文第一发 @南疆養鹿人 

※已作出调整

·面瘫痴汉炮×面瘫禁欲毒  

·设定微妙

·慢热,阅读时请保持心态平和


》楔子

又是一个水雾缠绵的幽夜。

稀薄的绵凉柔缓均匀地侵蚀而下,湿淋淋地包裹住一方空气。

唐远闭着眼睛躺在床上,直挺挺地仰面朝天,双手交叠在胸口,有规律地放缓呼吸,以一种近乎虔诚的姿势陷入放空身心的思念。


他正在等待一个梦。


日有所思、方能夜有所梦。

所以,这是唐远生平第一次有意识地去思念一个人。

他记得那块包围在雾气与密林中央的...

追·命·蛊(第三部) 第二十二章 凝

女子的不期而至撕破凝滞的氛围,于闷暖的空气中流入一缕寒凉。

她基本无视了跟屁虫般的窦门神,兀自瞪着漂亮的杏仁眼在帐子里环视一周,最后把目光死死黏在唐无渊身上,脸色猛地阴沉下去。

窦不言咽了咽口水,看看煞气翻涌的毒仙子、再看看陌生却散发着不好惹气息的黑衣青年,一脸被眼前这偏离预想的场景惊到的表情,只有无措地望向现场唯一能说上话的自家老大。洛辞倒是不负所望,只向外拐了一眼便柔声吩咐道:“不言,你带裴大夫下去包扎,切记莫要声张。”窦不言登时如获大赦地冲过低压中心大手一捞,提溜着人事不省的裴离二话不说便冲出门外,连自家军帐为何凭空冒出个敌对分子都没质疑。

“是你。”苗夙歌上下打量着面前的青年,步...

追▪命▪蛊(第三部) 第二十一章 错

浓秋里的日头总是很短,小苍林的白昼惯常带着大片蓝蒙蒙的阴影。

裴离彻底清醒之天已大亮。

晕乎了半晌方找回身体的感觉,只觉周身僵直滞重,脑袋更是钝痛阵阵像被人打过一般。裴离费力地从干冷的粮草堆里坐起身,伸手按向疼痛不已的后脑,在触到那一块微肿时突地全身一激灵——他不是像被人打过,而是确确实实被人敲昏了!

瞬间,厥倒前的残像在眼前闪烁:突现的蓝白色虚影,反光的刃与漆色刀柄,接着便是翻涌的漆黑……不行,偷袭发生得太过突然强硬,以至于他几乎毫无机会产生别的印象。

裴离越想越觉得气闷,皱紧眉头慢慢地爬起来,踉跄了几下方勉强站住,习惯性拍了拍下摆却在视线触及的时候愣住了,这赫然不是自己的衣服:泼墨...

追·命·蛊(第二部) 番外四 夫夫相性随意问·第二弹

其实跟相性无关就是个奇妙的番外而已【。】

============================

番外四   夫夫相性随意问·第二弹


花与期:#微笑 大家好!我是这次的主持与期~我好想念大家啊么么哒!

唐凛:大家好,我是这次的副主持唐凛。

与:咦……咦OAO?等等这次是双主持嘛!唐黑锅你怎么会到台上来的!?

凛:……因为作者说我是本作唯一一个靠谱的正常人。

与:正常……

凛:唐某自认比起某些反复无常随心所欲任性妄为不可理喻的人要正常得多。

与:=-=你说的这些都是谁……我好像明白为什么你会是主持了,唐·...

1 / 3

© 山顶凍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