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奸号,刷屏话痨不干正事,慎关
基三产粮基地,还完债前不作他用
唐毒初心
H!E!战!士!
近日在各个墙头间立定跳远

寄生(02)

大唐江湖须知,但凡市面上流通的来自隐元会的消息,统统是明码标价的。

而其中价位最为良莠不齐的条目便是那“江湖奇人”。

奇人之所以被称为奇人,大多是因其为人乖张行事古怪而得名,至于起身怀的究竟是治世绝学还是奇巧淫技,则全凭求贤者个人运气,一个不小心当了冤大头那也怪不得谁,再者,也怪不到。

而这奇人榜上便曾有过那么一条不值钱的消息,说的是一个道士,姓温名寒,虽同为出世之人,但与纯阳宫那些潜心飞升的道长相比,他却显然是个异类。

皆因此人所好唯非常之物。

不论是妖魔精怪还是魑魅魍魉,哪里有奇闻轶事莽莽怪谈、哪里便有这温道长慕名而至的身影。

据传,他不仅爱凑热闹,且善于制造热闹——尽管功夫三...

寄生(01)

流火月,秦岭深处,半夏村。

时当晌午。远观山壑,可见些许的青烟正从中冒出,但那并非炊烟。当然,更不是妖气。

这个与世隔绝的村庄里,惯常的安闲正在被打破。

村民们大部分聚在村口的空地上,环绕着个披头散发、戴着青白鬼面的黑袍巫师。

巫师背靠干柴垛,手里铃铛丁零当啷乱响,口里含糊其辞着旁人听不懂的咒语;而他身周绕着另外四人,个个皮肤上纹有形状不明的图腾,分别围着一个燃起的小火堆哼哈绕行,乍一眼仿佛群魔乱舞;倏尔,他举起了双手尖声道:“时~辰~到~!”旁侧顿时闪出四个赤裸上身的异族壮汉,肩扛临时搭的木坐轿,捧出个跪坐着的白衣姑娘。

这水芙蓉般的姑娘像颗水珠落进了油锅,顿时激起下边阵交头接耳的...

《温顾而织新》赠品书签by @狼狗伊六 

追·命·蛊(第三部) 第二十二章 凝

女子的不期而至撕破凝滞的氛围,于闷暖的空气中流入一缕寒凉。

她基本无视了跟屁虫般的窦门神,兀自瞪着漂亮的杏仁眼在帐子里环视一周,最后把目光死死黏在唐无渊身上,脸色猛地阴沉下去。

窦不言咽了咽口水,看看煞气翻涌的毒仙子、再看看陌生却散发着不好惹气息的黑衣青年,一脸被眼前这偏离预想的场景惊到的表情,只有无措地望向现场唯一能说上话的自家老大。洛辞倒是不负所望,只向外拐了一眼便柔声吩咐道:“不言,你带裴大夫下去包扎,切记莫要声张。”窦不言登时如获大赦地冲过低压中心大手一捞,提溜着人事不省的裴离二话不说便冲出门外,连自家军帐为何凭空冒出个敌对分子都没质疑。

“是你。”苗夙歌上下打量着面前的青年,步...

追▪命▪蛊(第三部) 第二十一章 错

浓秋里的日头总是很短,小苍林的白昼惯常带着大片蓝蒙蒙的阴影。

裴离彻底清醒之天已大亮。

晕乎了半晌方找回身体的感觉,只觉周身僵直滞重,脑袋更是钝痛阵阵像被人打过一般。裴离费力地从干冷的粮草堆里坐起身,伸手按向疼痛不已的后脑,在触到那一块微肿时突地全身一激灵——他不是像被人打过,而是确确实实被人敲昏了!

瞬间,厥倒前的残像在眼前闪烁:突现的蓝白色虚影,反光的刃与漆色刀柄,接着便是翻涌的漆黑……不行,偷袭发生得太过突然强硬,以至于他几乎毫无机会产生别的印象。

裴离越想越觉得气闷,皱紧眉头慢慢地爬起来,踉跄了几下方勉强站住,习惯性拍了拍下摆却在视线触及的时候愣住了,这赫然不是自己的衣服:泼墨...

追·命·蛊(第二部) 番外四 夫夫相性随意问·第二弹

其实跟相性无关就是个奇妙的番外而已【。】

============================

番外四   夫夫相性随意问·第二弹


花与期:#微笑 大家好!我是这次的主持与期~我好想念大家啊么么哒!

唐凛:大家好,我是这次的副主持唐凛。

与:咦……咦OAO?等等这次是双主持嘛!唐黑锅你怎么会到台上来的!?

凛:……因为作者说我是本作唯一一个靠谱的正常人。

与:正常……

凛:唐某自认比起某些反复无常随心所欲任性妄为不可理喻的人要正常得多。

与:=-=你说的这些都是谁……我好像明白为什么你会是主持了,唐·...

追·命·蛊(第二部) 第十九章 断

调整了一下时间轴。

=========

一切都发生的太快而又太措手不及。

待到李瑾睿终于回过神来的之时,只觉得整个场面前所未有静寂,连风声都消失得一干二净。

他先是意识到叶连城做了什么,然后又过了更长的时间,才意识到自己的身体在无意识间做了什么。

叶连城的那一刀就刺在他的左掌心,用的是全力,因而他的掌心被钉了个通透;鲜红色的血正缓慢地从伤口中渗出来,一点一点弄脏着雪地上的纯白,这是李瑾睿视线里唯一还在运动着的事物。

其余的一切都是静止的。

包括那柄刀,包括松开的手指与散乱的马尾,包括皱缩起来的琥珀色瞳孔以及纤长的睫毛,包括……唇下令人眩晕的柔软与冰凉。

真是,功亏一篑。

自己...

追·命·蛊(第二部) 第十四章 离

花沾衣安静地坐在一方营帐中。

因李瑾睿的特意交待,他得以免受捆绑与刑罚,且被关进了一个相当整洁的居住用独立帐房。

鬼帅的平安归来在这个西北谷底引起了不小的轰动,闻讯赶来的霸图甚至表示要给他摆酒庆祝。只可惜李瑾睿完全没这个心思,他一见霸图腰间围着的那一袭暖白毛皮眼都直了,忙不迭拖着人问话去了。

花沾衣也瞅着那块一望便知是上品的皮草眼熟,稍作回忆便有了印象,只是……叶连城的披挂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以及、果然是什么人穿什么衣服,穿在叶连城身上是少爷,到了霸图这最多是赌钱赢大发了的屠户。

帐外人声嘈杂。恶人比想象中数量要多,似乎恶人谷的大军都临时集中到了此处,这么一来倒是不用再叫李瑾睿特意送他去...

追·命·蛊(第二部) 第十二章 灼

 雪野中一匹照夜白正在疾驰,其上端坐着一个披轻甲的军人与一个墨袍青年,方向是正西北。托花沾衣的福,他必须要优先赶到大本营去面见洛辞

其实,本来按李瑾睿的想法,他只是想尽量低调地离开浩气营地,然后快马加鞭到西昆仑下部去。叶连城吃下落日岭的事他多多少少猜到了,虽然那场分兵奇袭略微有些出乎意料,不过这么一来洛军师临行前对他说的话倒当真应验了——

“李将军,在下有预感。你要等的人会出现在此处。”


李瑾睿笑了,那张平日总表情肃穆的脸上微微透出些许无奈与宠溺。

等确实是等到了,只是打的实在太拼命了些,以至于和少爷交锋时居然丢人的硬是晕了过去。

没办法,天知道在看见那熟悉...

追·命·蛊(第二部) 第十章 变

“花花师兄你要去见他?!”前一秒还梨花带雨的花与期突然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万花弟子一脸的难以置信。

花沾衣倒是波澜不惊,坦荡直视着对面的鬼帅,似在等待他的肯定答复,连半寸视线也不曾投给自己的师妹。

于是花与期只得恶狠狠地盯着李瑾睿:“恶人狗!你要敢带师兄走本姑娘就天天扎小人咒你!”

感受着空气中翻涌起来的诡异气氛,李瑾睿低头看看花与期,复又望向对面的花沾衣。

诚然,他想离开这里,但眼前的形势明显让人头疼。

“……先生若是想见军师,等到此役了结后在下可代为引见,必能保先生平安。当下战事紧急、你我各为其主,还是先……”

“那鬼帅就别想离开浩气营地。”花沾衣毫不客气地打断了鬼帅友善...

追·命·蛊 番外一 花前醉

万花谷的门户从来不是三星望月,而是落星湖。


大多数慕名前来求医的人,在好不容易下定决心乘上凌云梯、踏入这风雅圣地后,都会在落星湖被裴元那张死人脸吓得落荒而逃。


“我说大师兄啊,有你这个门神在,我迟早有一天连药罐都买不起啊。”阿麻吕絮絮叨叨地磨着药,颇为幽怨地看着大名鼎鼎的活人不医。于是另一边悠悠便飘来一个声音似笑非笑:“总好过二师兄你学医不精误人子弟。”

“三师弟你目无尊长!”

“二师兄你倚老卖老。”

裴元看着药王次徒和药王三徒毫无营养的互动,默默地转过了脸去。


古语有云:“一二不过三”。很少有人知道浩气盟的“无双妙手”花沾衣便是药王三徒。一方面是因为这花沾...

追·命·蛊 第九章 囚

“你还真把这毒医弄回来了……”看着唐无渊扛军备一样的把曲凉带回东昆仑建设点,花沾衣显然有些意外。

“在下失过手吗?”一把撕下脸上的人皮面具露出俊逸近邪的脸,随手把曲凉丢给一边的浩气盟七星卫,“搜身、洗干净、锁到我帐里去。”

“是。”七星卫一边疑惑着为何直接带到刑堂,一边不言不语利索地把人拖走。

“这两天你确定自己的推测了?”

    “差不多。那个曲凉身上确实有‘冷情’想要的东西。”唐无渊肯定地颔首。

“所以你抓人回来是想当面逼供?”花沾衣抬眼玩味地扫了眼唐无渊。

“逼供?”银灰色的眸子一点一点亮起来,阴影下有夜狼一般的荧绿闪逝,“相对而言我...

1 / 2

© 山顶凍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