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奸号,刷屏话痨不干正事,慎关
基三产粮基地,还完债前不作他用
唐毒初心
H!E!战!士!
近日在各个墙头间立定跳远

寄生(01)

流火月,秦岭深处,半夏村。

时当晌午。远观山壑,可见些许的青烟正从中冒出,但那并非炊烟。当然,更不是妖气。

这个与世隔绝的村庄里,惯常的安闲正在被打破。

村民们大部分聚在村口的空地上,环绕着个披头散发、戴着青白鬼面的黑袍巫师。

巫师背靠干柴垛,手里铃铛丁零当啷乱响,口里含糊其辞着旁人听不懂的咒语;而他身周绕着另外四人,个个皮肤上纹有形状不明的图腾,分别围着一个燃起的小火堆哼哈绕行,乍一眼仿佛群魔乱舞;倏尔,他举起了双手尖声道:“时~辰~到~!”旁侧顿时闪出四个赤裸上身的异族壮汉,肩扛临时搭的木坐轿,捧出个跪坐着的白衣姑娘。

这水芙蓉般的姑娘像颗水珠落进了油锅,顿时激起下边阵交头接耳的...

《温顾而织新》赠品书签by @狼狗伊六 

追·命·蛊(第三部) 第二十二章 凝

女子的不期而至撕破凝滞的氛围,于闷暖的空气中流入一缕寒凉。

她基本无视了跟屁虫般的窦门神,兀自瞪着漂亮的杏仁眼在帐子里环视一周,最后把目光死死黏在唐无渊身上,脸色猛地阴沉下去。

窦不言咽了咽口水,看看煞气翻涌的毒仙子、再看看陌生却散发着不好惹气息的黑衣青年,一脸被眼前这偏离预想的场景惊到的表情,只有无措地望向现场唯一能说上话的自家老大。洛辞倒是不负所望,只向外拐了一眼便柔声吩咐道:“不言,你带裴大夫下去包扎,切记莫要声张。”窦不言登时如获大赦地冲过低压中心大手一捞,提溜着人事不省的裴离二话不说便冲出门外,连自家军帐为何凭空冒出个敌对分子都没质疑。

“是你。”苗夙歌上下打量着面前的青年,步...

追▪命▪蛊(第三部) 第二十一章 错

浓秋里的日头总是很短,小苍林的白昼惯常带着大片蓝蒙蒙的阴影。

裴离彻底清醒之天已大亮。

晕乎了半晌方找回身体的感觉,只觉周身僵直滞重,脑袋更是钝痛阵阵像被人打过一般。裴离费力地从干冷的粮草堆里坐起身,伸手按向疼痛不已的后脑,在触到那一块微肿时突地全身一激灵——他不是像被人打过,而是确确实实被人敲昏了!

瞬间,厥倒前的残像在眼前闪烁:突现的蓝白色虚影,反光的刃与漆色刀柄,接着便是翻涌的漆黑……不行,偷袭发生得太过突然强硬,以至于他几乎毫无机会产生别的印象。

裴离越想越觉得气闷,皱紧眉头慢慢地爬起来,踉跄了几下方勉强站住,习惯性拍了拍下摆却在视线触及的时候愣住了,这赫然不是自己的衣服:泼墨...

追·命·蛊(第二部) 番外四 夫夫相性随意问·第二弹

其实跟相性无关就是个奇妙的番外而已【。】

============================

番外四   夫夫相性随意问·第二弹


花与期:#微笑 大家好!我是这次的主持与期~我好想念大家啊么么哒!

唐凛:大家好,我是这次的副主持唐凛。

与:咦……咦OAO?等等这次是双主持嘛!唐黑锅你怎么会到台上来的!?

凛:……因为作者说我是本作唯一一个靠谱的正常人。

与:正常……

凛:唐某自认比起某些反复无常随心所欲任性妄为不可理喻的人要正常得多。

与:=-=你说的这些都是谁……我好像明白为什么你会是主持了,唐·...

© 山顶凍人 | Powered by LOFTER